新闻 体育 娱乐 消费 财经 汽车 申花 星声 大咖 教育 游戏 法律 投诉 沪语播报 侬好 街头WHO侃 魔都100 企业服务
新闻中心>图:马先生与太太在邮轮上分住隔壁房间,数日前在露台隔着栏杆共度情人节  2月19日 今日心情像过山车,我还在邮轮上,因为我的太太确诊了。  这几天,跟其他邮轮乘客联络,知道有人早前收到化验后,证实确诊,所以我们都互相安慰:“冇消息等于好消息,有消息等于坏消息!”唯有继续等。  上午,收到入境处的短讯,今晚(2月19日)安排车辆,在码头接载我们前往羽田机场乘搭政府包机,可是我一直未收到任何化验报告及落船通知,不知道晚上能否离开,我回复入境处长官:“船上感染人数越来越多,我们大人及小朋友都非常害怕!请带我们离开!”然而,一直没有收到答复。  下午,我还在想,如果一切顺利,这一两日就会离开邮轮,不用再吃杯面,我已经吃了一星期杯面,不想再吃,今晚我吃了少许船公司送来的甜品,有蛋糕、士多啤梨、马卡龙,真怀念香港的美食。  晚上,收到一个坏消息,我的太太确诊了。我们一行四人,太太和女性朋友同房,儿子跟我在另一间房,女性朋友没有受感染,但由于是亲密接触者,所以也不能乘搭包机,我还未收到化验结果,但不论结果如何,我已决定,不会乘搭包机,留下来照顾太太。  我们正等待日本当局安排太太入院,初步打算和儿子在附近租住酒店或宾馆。我会等待太太康复,“要一家人健健康康返香港”。   钻石公主号港人乘客马先生  (口述及接受访问)   大公报记者赖振雄(笔录)

图:马先生与太太在邮轮上分住隔壁房间,数日前在露台隔着栏杆共度情人节  2月19日 今日心情像过山车,我还在邮轮上,因为我的太太确诊了。  这几天,跟其他邮轮乘客联络,知道有人早前收到化验后,证实确诊,所以我们都互相安慰:“冇消息等于好消息,有消息等于坏消息!”唯有继续等。  上午,收到入境处的短讯,今晚(2月19日)安排车辆,在码头接载我们前往羽田机场乘搭政府包机,可是我一直未收到任何化验报告及落船通知,不知道晚上能否离开,我回复入境处长官:“船上感染人数越来越多,我们大人及小朋友都非常害怕!请带我们离开!”然而,一直没有收到答复。  下午,我还在想,如果一切顺利,这一两日就会离开邮轮,不用再吃杯面,我已经吃了一星期杯面,不想再吃,今晚我吃了少许船公司送来的甜品,有蛋糕、士多啤梨、马卡龙,真怀念香港的美食。  晚上,收到一个坏消息,我的太太确诊了。我们一行四人,太太和女性朋友同房,儿子跟我在另一间房,女性朋友没有受感染,但由于是亲密接触者,所以也不能乘搭包机,我还未收到化验结果,但不论结果如何,我已决定,不会乘搭包机,留下来照顾太太。  我们正等待日本当局安排太太入院,初步打算和儿子在附近租住酒店或宾馆。我会等待太太康复,“要一家人健健康康返香港”。   钻石公主号港人乘客马先生  (口述及接受访问)   大公报记者赖振雄(笔录)-日本最恐怖鬼屋

图:马先生与太太在邮轮上分住隔壁房间,数日前在露台隔着栏杆共度情人节  2月19日 今日心情像过山车,我还在邮轮上,因为我的太太确诊了。  这几天,跟其他邮轮乘客联络,知道有人早前收到化验后,证实确诊,所以我们都互相安慰:“冇消息等于好消息,有消息等于坏消息!”唯有继续等。  上午,收到入境处的短讯,今晚(2月19日)安排车辆,在码头接载我们前往羽田机场乘搭政府包机,可是我一直未收到任何化验报告及落船通知,不知道晚上能否离开,我回复入境处长官:“船上感染人数越来越多,我们大人及小朋友都非常害怕!请带我们离开!”然而,一直没有收到答复。  下午,我还在想,如果一切顺利,这一两日就会离开邮轮,不用再吃杯面,我已经吃了一星期杯面,不想再吃,今晚我吃了少许船公司送来的甜品,有蛋糕、士多啤梨、马卡龙,真怀念香港的美食。  晚上,收到一个坏消息,我的太太确诊了。我们一行四人,太太和女性朋友同房,儿子跟我在另一间房,女性朋友没有受感染,但由于是亲密接触者,所以也不能乘搭包机,我还未收到化验结果,但不论结果如何,我已决定,不会乘搭包机,留下来照顾太太。  我们正等待日本当局安排太太入院,初步打算和儿子在附近租住酒店或宾馆。我会等待太太康复,“要一家人健健康康返香港”。   钻石公主号港人乘客马先生  (口述及接受访问)   大公报记者赖振雄(笔录)

图:马先生与太太在邮轮上分住隔壁房间,数日前在露台隔着栏杆共度情人节  2月19日 今日心情像过山车,我还在邮轮上,因为我的太太确诊了。  这几天,跟其他邮轮乘客联络,知道有人早前收到化验后,证实确诊,所以我们都互相安慰:“冇消息等于好消息,有消息等于坏消息!”唯有继续等。  上午,收到入境处的短讯,今晚(2月19日)安排车辆,在码头接载我们前往羽田机场乘搭政府包机,可是我一直未收到任何化验报告及落船通知,不知道晚上能否离开,我回复入境处长官:“船上感染人数越来越多,我们大人及小朋友都非常害怕!请带我们离开!”然而,一直没有收到答复。  下午,我还在想,如果一切顺利,这一两日就会离开邮轮,不用再吃杯面,我已经吃了一星期杯面,不想再吃,今晚我吃了少许船公司送来的甜品,有蛋糕、士多啤梨、马卡龙,真怀念香港的美食。  晚上,收到一个坏消息,我的太太确诊了。我们一行四人,太太和女性朋友同房,儿子跟我在另一间房,女性朋友没有受感染,但由于是亲密接触者,所以也不能乘搭包机,我还未收到化验结果,但不论结果如何,我已决定,不会乘搭包机,留下来照顾太太。  我们正等待日本当局安排太太入院,初步打算和儿子在附近租住酒店或宾馆。我会等待太太康复,“要一家人健健康康返香港”。   钻石公主号港人乘客马先生  (口述及接受访问)   大公报记者赖振雄(笔录)

声明: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尽快与图:马先生与太太在邮轮上分住隔壁房间,数日前在露台隔着栏杆共度情人节  2月19日 今日心情像过山车,我还在邮轮上,因为我的太太确诊了。  这几天,跟其他邮轮乘客联络,知道有人早前收到化验后,证实确诊,所以我们都互相安慰:“冇消息等于好消息,有消息等于坏消息!”唯有继续等。  上午,收到入境处的短讯,今晚(2月19日)安排车辆,在码头接载我们前往羽田机场乘搭政府包机,可是我一直未收到任何化验报告及落船通知,不知道晚上能否离开,我回复入境处长官:“船上感染人数越来越多,我们大人及小朋友都非常害怕!请带我们离开!”然而,一直没有收到答复。  下午,我还在想,如果一切顺利,这一两日就会离开邮轮,不用再吃杯面,我已经吃了一星期杯面,不想再吃,今晚我吃了少许船公司送来的甜品,有蛋糕、士多啤梨、马卡龙,真怀念香港的美食。  晚上,收到一个坏消息,我的太太确诊了。我们一行四人,太太和女性朋友同房,儿子跟我在另一间房,女性朋友没有受感染,但由于是亲密接触者,所以也不能乘搭包机,我还未收到化验结果,但不论结果如何,我已决定,不会乘搭包机,留下来照顾太太。  我们正等待日本当局安排太太入院,初步打算和儿子在附近租住酒店或宾馆。我会等待太太康复,“要一家人健健康康返香港”。   钻石公主号港人乘客马先生  (口述及接受访问)   大公报记者赖振雄(笔录)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。联系方式:tousu@图:马先生与太太在邮轮上分住隔壁房间,数日前在露台隔着栏杆共度情人节  2月19日 今日心情像过山车,我还在邮轮上,因为我的太太确诊了。  这几天,跟其他邮轮乘客联络,知道有人早前收到化验后,证实确诊,所以我们都互相安慰:“冇消息等于好消息,有消息等于坏消息!”唯有继续等。  上午,收到入境处的短讯,今晚(2月19日)安排车辆,在码头接载我们前往羽田机场乘搭政府包机,可是我一直未收到任何化验报告及落船通知,不知道晚上能否离开,我回复入境处长官:“船上感染人数越来越多,我们大人及小朋友都非常害怕!请带我们离开!”然而,一直没有收到答复。  下午,我还在想,如果一切顺利,这一两日就会离开邮轮,不用再吃杯面,我已经吃了一星期杯面,不想再吃,今晚我吃了少许船公司送来的甜品,有蛋糕、士多啤梨、马卡龙,真怀念香港的美食。  晚上,收到一个坏消息,我的太太确诊了。我们一行四人,太太和女性朋友同房,儿子跟我在另一间房,女性朋友没有受感染,但由于是亲密接触者,所以也不能乘搭包机,我还未收到化验结果,但不论结果如何,我已决定,不会乘搭包机,留下来照顾太太。  我们正等待日本当局安排太太入院,初步打算和儿子在附近租住酒店或宾馆。我会等待太太康复,“要一家人健健康康返香港”。   钻石公主号港人乘客马先生  (口述及接受访问)   大公报记者赖振雄(笔录)

本文来源:图:马先生与太太在邮轮上分住隔壁房间,数日前在露台隔着栏杆共度情人节  2月19日 今日心情像过山车,我还在邮轮上,因为我的太太确诊了。  这几天,跟其他邮轮乘客联络,知道有人早前收到化验后,证实确诊,所以我们都互相安慰:“冇消息等于好消息,有消息等于坏消息!”唯有继续等。  上午,收到入境处的短讯,今晚(2月19日)安排车辆,在码头接载我们前往羽田机场乘搭政府包机,可是我一直未收到任何化验报告及落船通知,不知道晚上能否离开,我回复入境处长官:“船上感染人数越来越多,我们大人及小朋友都非常害怕!请带我们离开!”然而,一直没有收到答复。  下午,我还在想,如果一切顺利,这一两日就会离开邮轮,不用再吃杯面,我已经吃了一星期杯面,不想再吃,今晚我吃了少许船公司送来的甜品,有蛋糕、士多啤梨、马卡龙,真怀念香港的美食。  晚上,收到一个坏消息,我的太太确诊了。我们一行四人,太太和女性朋友同房,儿子跟我在另一间房,女性朋友没有受感染,但由于是亲密接触者,所以也不能乘搭包机,我还未收到化验结果,但不论结果如何,我已决定,不会乘搭包机,留下来照顾太太。  我们正等待日本当局安排太太入院,初步打算和儿子在附近租住酒店或宾馆。我会等待太太康复,“要一家人健健康康返香港”。   钻石公主号港人乘客马先生  (口述及接受访问)   大公报记者赖振雄(笔录) 责任编辑:中国真实灵异事件 2020年02月20日 15:02:16

精彩推荐

©1996- 图:马先生与太太在邮轮上分住隔壁房间,数日前在露台隔着栏杆共度情人节  2月19日 今日心情像过山车,我还在邮轮上,因为我的太太确诊了。  这几天,跟其他邮轮乘客联络,知道有人早前收到化验后,证实确诊,所以我们都互相安慰:“冇消息等于好消息,有消息等于坏消息!”唯有继续等。  上午,收到入境处的短讯,今晚(2月19日)安排车辆,在码头接载我们前往羽田机场乘搭政府包机,可是我一直未收到任何化验报告及落船通知,不知道晚上能否离开,我回复入境处长官:“船上感染人数越来越多,我们大人及小朋友都非常害怕!请带我们离开!”然而,一直没有收到答复。  下午,我还在想,如果一切顺利,这一两日就会离开邮轮,不用再吃杯面,我已经吃了一星期杯面,不想再吃,今晚我吃了少许船公司送来的甜品,有蛋糕、士多啤梨、马卡龙,真怀念香港的美食。  晚上,收到一个坏消息,我的太太确诊了。我们一行四人,太太和女性朋友同房,儿子跟我在另一间房,女性朋友没有受感染,但由于是亲密接触者,所以也不能乘搭包机,我还未收到化验结果,但不论结果如何,我已决定,不会乘搭包机,留下来照顾太太。  我们正等待日本当局安排太太入院,初步打算和儿子在附近租住酒店或宾馆。我会等待太太康复,“要一家人健健康康返香港”。   钻石公主号港人乘客马先生  (口述及接受访问)   大公报记者赖振雄(笔录)版权所有

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友情链接: